設為首頁
加入收藏
 
 
當前位置:首頁 > 電影

【視界評彈】換個方式講“情感”

2011-11-08
  

這樣的題材單獨“拎”出來做情感訪談節目是勉強的,但一旦植入或嫁接到綜藝節目之中,便衍生了一種神奇的疊加力量,有了震撼的視聽效果。

周云龍

資深電視人。學的是建筑工程,干的是新聞傳播。
編的是社教專題,寫的是時評雜文。現居南京。

    一天,年輕的同事藍,興沖沖從外面取回一個包裹,里面是一只攝像頭。大家有些好奇:身懷六甲的孕婦,買這個玩意干嗎?

    藍說,給媽媽買的。這就更讓人覺得奇怪了,有人故意逗她:你老媽…… 黃昏戀?玩起視頻聊天了?

    藍哈哈一樂,趕緊解釋說,因為自己懷孕,老公在外企工作特別忙,她父母便從老家趕來省城專門陪護,可是,小外甥鬧鬧跳出來表示抗議,姥姥來到小姨那邊,他們便難得見上 一面,只能電話里聽她的聲音了……

    做姥姥的,其實更想孩子,左右為難的藍突發奇想,要大姐回家立即給電腦裝上攝像頭,自己也主動上網郵購了攝像頭。自此,鬧鬧和姥姥便開始頻頻在網上“約會”了。

    鬧鬧的故事,聽得我有些“手癢”。如果借用電視手段,將這個溫情故事搬到演播室里,做成一檔情感訪談節目,同時安排姥姥與鬧鬧在演播現場來一次視頻聊天,是不是會蠻有 趣蠻感人的?但是,慣常的經驗又提示我,以現在流行的情感訪談節目形態去考量,這個題材沒有太大價值,它缺少波折,只是家長里短的片段而已;它體量不夠,當下的情感節 目都是30分鐘至60分鐘的長度,而“鬧鬧姥姥視頻聊”的題材,做大做活,10分鐘足矣。

    作為電視圈中人,不禁反思一個問題,非得用一成不變的敘事結構甚至時間長度,去講述不同人物、不同情節的故事嗎?形式感是重要的,是節目的個性體現,是節目的識別標志 ,但如果因為形式感而拋棄了太多鮮活的內容,那不是舍本逐末了嗎?!

    那天看東方衛視的“達人春晚”,再次見到喜歡模仿田震唱歌的許娜和她的丈夫——這對“鴨脖夫妻”上了《中國達人秀》之后,在上海正式開了一家鴨脖子店,告別了路邊攤販 那種游擊隊的生活。因為忙著生意,許娜春節都沒有時間回北京老家看望3歲的女兒,“達人春晚”的編導便趕到北京拍攝了一段女兒奶聲奶氣唱歌的鏡頭,女兒一字一頓唱完后, 還說了一句“媽媽,我想你”……許娜一邊看著一邊流淚,最后她拿出一塑料袋零錢,那是當天的營業收入,想作為壓歲錢,請評委嘉賓倪萍當面轉交給她的女兒。

    不用說,這樣的題材同樣平淡無奇,單獨“拎”出來做一檔情感訪談節目是勉強的,因為它情節上沒有遞進,結構上也沒有懸念,但是請注意,這個故事一旦植入或嫁接到綜藝節 目之中,便衍生了一種神奇的疊加力量,有了震撼的視聽效果。“鴨脖夫妻”平平靜靜的講述,不僅凸顯了達人春晚的主題,更成就了收視的一大亮點。

    這是電視人的功力。

    其實,生活里不缺少這樣的情感故事,只是缺少敏銳的發現。一位中醫文化專家說過,人這一輩子受的困擾中,70%是情的問題,30%是事的問題——哪一個問題里會沒有故事呢 ?

    其實,情感節目不缺少忠實觀眾,只是缺少鮮活的形態。故事每天都在發生,電視人不妨換個新的方式說,說點新話題!

聯系我們| 關于我們| 廣告招商| 招聘
綜藝報社版權所有 京ICP備09005152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2001966
虹新时时计划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