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為首頁
加入收藏
 
 
當前位置:首頁 > 電視

選秀“亂戰” 近10檔歌唱類選秀節目征戰暑期檔

2012-05-25

文/劉亞娟

    年年話選秀, 今年有點兒“亂”?

    1月6日,在拿到選秀節目《激情唱響》批文時,遼寧衛視制片人烏鏑并未想到,4個月后節目正式錄制時國內會出現近10檔選秀節目來。因為自今年元月1日起,由國家廣電總局下發的《關于進一步加強電視上星綜合頻道節目管理的意見》正式施行,據衛視相關人員透露,該意見中明確規定“全國每年選秀類節目不超過10檔,類型不得重復,廣電總局會加強審批掌握權。”同時批文中明確指出:唱歌比賽講求以唱為本,選拔內容必須占整場節目的80%以上,嚴格控制主持人串詞、評委點評、選手感言、插播畫面、親友抒懷的時長,不得超過20%。要求評委、嘉賓方面應具有良好社會公德、個人品德和文化涵養。點評公正、專業、恰當、簡短,注意正面引導選手和觀眾。

    廣電總局在批復選秀節目時,也同時為各臺的選秀節目安排好了播出時間,這是一場看起來知己知彼,但又有些霧里看花的戰爭。云南衛視的《完美聲音》在元月13日拿到國家廣電總局的批文。同樣宣稱最早拿到批文的還有已經連續舉辦了三年的青海衛視《花兒朵朵》。2012年,粗略統計歌唱類選秀節目名單如下:青海衛視《花兒朵朵》、遼寧衛視《激情唱響》、江西衛視《中國紅歌會》、四川衛視《中國藏歌會》,新加入選秀大戰的山東衛視《天籟之聲》、云南衛視《完美聲音》、深圳衛視《THE SING-OFF》、廣西衛視《一聲所愛·大地飛歌》,共計8檔。這還不包括疑似“參戰”的節目——如雖未正式宣布啟動,但出現在浙江衛視推介會上的選秀節目《非同凡響》,出現在湖北衛視4月20日首場春季推介會中的《蓋世英雄》;以及不知是以選秀身份出現還是以綜藝節目出現的安徽衛視《Don’t Stop me now》(中文名未定)。這樣算下來,今年的選秀節目,無論如何都超過了十檔。

差異,很難

選秀大戰還未開啟創意已趨雷同。

    首當其沖的是定位沖突。

    這邊,廣西衛視推出以新民歌選秀為看點的《一聲所愛》,那邊《花兒朵朵》打出 “尋找音樂的多樣性、民族的多元性和音樂的純粹性”的旗幟,此外以民族性為特色的還包括5月中旬啟動的四川衛視《中國藏歌會》。

    再看各節目的定位口號:《激情唱響》要“尋找中國最好聽的聲音”,《完美聲音》則要“尋找中國最動聽的聲音”,而《天籟之聲》也要“選出全中國最好聽的聲音”。

    對于差異化,廣西電視臺臺長周文力在接受采訪時說:“今年的音樂選秀節目,只有《一聲所愛·大地飛歌》是有著自己獨特定位的,那就是民歌。而且,廣西做民歌選秀,有得天獨厚的條件,古有三姐對歌傳美名,今有大地飛歌13載,把民歌和選秀結合起來,是選秀節目開創性的一步。”

    青海衛視《花兒朵朵》相關負責人表示,“這個時代需要極具個性的音樂,所謂選秀,音樂首先要有個性。在西部、在一些少數民族歌手身上,民族的多元性可以得到比較好的體現,藝術個性和一些比較自我的音樂可以得到展現。有此認知,尋找好的聲音是渾然天成的。”

    除了定位,賽制上各臺也多少有些“不約而同”。除了常規的海選、晉級賽和總決賽,今年,“盲選”成為“熱詞”之一。

    山東衛視《天籟之聲》啟動時,打出“盲眼”選拔、聲音至上的口號,充分體現 “公平正義”——評委們完全依靠選手的聲音來決定其是否晉級,杜絕以貌取人。同樣打出“盲眼、盲聽”牌的還有云南衛視的《完美聲音》和廣西衛視的《一聲所愛》。廣西衛視方面表示,節目模式來自英國,原版是佐迪亞克(Zodiak)傳媒集團的全新節目《舍我其誰》(True Talent),節目模式的核心創意就是“聽音盲選”及獨特的舞臺設計。

    廣西衛視總監宋偉林說,雖然看上去盲聽形式趨同,但是“大地飛歌”的選手首先將面對三組各100位不同年齡階層的觀眾,必須每組都得到60%以上觀眾的支持才能進入專業評委的“盲聽”階段。“這是我們與其他‘盲聽’選秀的核心區別。”

    而之所以會出現這種賽制創意“撞車”的情況,在業內學者看來,除了一些版權模式引進節目外,以“國外版權+本土開發”的操作模式導致了今年選秀節目紛紛“不約而同”。

    在深圳衛視副總監易驊看來,作為一檔模式引進節目,《THE SING-OFF》在主題和內容上都跟此前選秀節目有差別,“或許你也可以不把它叫作選秀。”易驊說,“它并不能算大規模的群眾選拔,我們是沒有分賽區的,因為國內的清唱隊伍數量比較少;與此同時,清唱團的特點還在于它最打動人的是合作精神、友誼、音樂背后的感動等情懷,而不是以獲勝后簽約出唱片為目的。”在國外,這種清唱形式被稱為A Cappella,源自意大利語,中文意思就是“在圣堂”。之后被用來特指教堂音樂的一種樣式。現在一般指無伴奏的合唱或者重唱,以及為此創作的樂曲。

資源競爭愈發激烈   

    去年就提出選秀進入“搜時代”的《花兒朵朵》,今年擴大了海選范圍,總導演馬力介紹,今年《花兒朵朵》設立了長沙、成都、沈陽、杭州等九大地面唱區,覆蓋了北京、上海等八大城市的高校唱區,另外還包括三個企業唱區和兩個網絡唱區——全國“海搜”。海選將于5月底結束,100名優秀的花兒選手將匯集長沙,展開為期五周的突圍賽,決出全國十二強。全國總決賽將于7月中旬舉行,9月初結束。

    有著6年操作經驗的《中國紅歌會》也將海選的范圍擴大,今年新增了天津、南京和昆明等城市,基本覆蓋了80%的省會城市,同時開通了網上報名通道,“這在某種程度上代表了《中國紅歌會》希望吸引更多時尚、年輕觀眾的轉向,”《中國紅歌會》總導演廖蘇斌表示。評委陣容方面,今年除了老藝術家,還有可能邀請流行音樂領域的重量級嘉賓,“總的來說,評委和歌曲題材一樣,會更趨多樣化”。

    同樣,《激情唱響》也將搜尋優秀選手的范圍劃得更大,遼寧廣播電視臺副總編輯、北方節目制作中心主任曾紹武介紹到, 今年《激情唱響》在第一季原有的沈陽、北京、成都、西安、廣州5個地面唱區外,又增辟了哈爾濱、南寧、武漢、福州、南京5唱區,輻射的招募城市已超過40余個,最大范圍地覆蓋了全國重點城市。三月份開始,導演組就到各地“尋找”選手;評委陣容方面,今年首創“3+X”方式,在上星播出的前五場“才藝秀”中,除由葉蓓、陳羽凡和林依輪組成的三人評委外,每期還會請來一位神秘嘉賓。曾紹武解釋,這樣做的目的是希望豐富評委的專業范圍,X神秘嘉賓評委可能不是歌手,但會是懂音樂的人士,包括喜劇演員、運動員都在考慮范圍之內;除了以上兩點改變,總結第一季《激情唱響》的經驗和教訓,第二季中 “才藝秀”由3場增加到5場,對相對收視低的晉級賽做了壓縮。“從去年經驗看,觀眾更愿意看才藝秀部分,因為節目內容多元,會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情況發生。而選秀晉級賽賽制多雷同,吸引觀眾的效果稍差。”曾紹武說。為了吸附晉級賽的收視,節目還會將音樂背后的故事和明星助演部分放大。

    幾場新加入“ 選” 戰的節目中,《天籟之聲》于4月21日啟動海選,在濟南、長春、成都、杭州、廣州和西安全國6大賽區展開地面選拔,并結合幾大網絡賽區海選。《完美聲音》在全國范圍內選定昆明、長沙、廣州、杭州、西安、沈陽六大唱區為海選城市,評委陣容由音樂制作人、制片公司高層、大眾評審三股力量組成。《一聲所愛》則選定沈陽、南寧、西安、成都、新浪微博、電臺聯盟為六大賽區,邀請到高曉松和蔡國慶作為明星導師。

無處不在——模式公司與“湘軍”

《THE SING-OFF》的策劃始于去年底,是一檔由節目模式公司、品牌贊助商和電視臺合力打造的節目。同此前帶著寶潔的廣告和《中國達人秀》這一模式去找東方衛視一樣,這次I P C N傳媒是帶著綠箭和《THE SING-OFF》找到深圳衛視,使該節目最終成為一檔三方合作的定制型節目。

    廣西衛視的《一聲所愛》則是由廣西衛視與模式公司世熙傳媒共同制作的,版權亦是通過后者購買。

    除了與模式公司的合作外,2012年的選秀市場,電視臺與外部團隊的合作也進一步增多。

    2011年,遼寧衛視第一季《激情唱響》由遼寧衛視與光線傳媒聯合制作,今年合作仍在繼續。

    今年的選秀節目名單上,雖然沒有湖南衛視,但湘軍的身影卻未缺席。除了青海衛視的《花兒朵朵》系出湖南團隊外,《一聲所愛》吸引到了湖南衛視《快樂大本營》的創辦人汪炳文加盟;《完美聲音》由云南衛視、天娛廣告、湖南娛樂頻道和云視網共同主辦,制作團隊為湖南娛樂頻道演藝事業部,該團隊曾負責制作《超級女聲》《快樂女聲》《快樂男聲》《星姐選舉》等節目。除此之外,操刀深圳衛視《THESING-OFF》的易驊也曾是“湘軍”一員,曾主導、參與過湖南衛視《快樂大本營》《快樂女聲》和《名聲大震》等節目制作。

    對于網上質疑“湘軍”出品會帶來選秀創意雷同的問題,青海衛視品牌推廣相關負責人表示,“導演不同、節目理念不同,節目也絕對不一樣。比如去年的‘快女’和‘花兒’,因為每個導演都有自己的審美和藝術個性,馬昊和馬力做出來的效果就完全不一樣,連選手風格都有本質上的不同。”

選秀“七年之癢”?

    從2005年李宇春那屆《超級女聲》算起,2012年的選秀步入“七年之癢”——爭議一直不斷,無論是從政策層面,還是觀眾對千篇一律選秀節目的審美疲勞,抑或是選秀選手出路的質疑,都在訴說著“七年之癢”。在此之際,為什么仍會有如此多衛視要下“選秀”這個海?

    山東廣播電視臺副臺長、山東衛視總監閆愛華在《天籟之聲》全國啟動儀式上解釋道:“從幾個一線衛視走過的道路來看,選秀是二線衛視沖擊一線衛視的必由之路。到目前為止,還沒有發現更合適、更有力的捷徑。可以說,辦好一檔選秀不見得能從二線沖到一線,但想沖到一線必須要成功地辦一場選秀節目。”

    對此,青海衛視相關人士承認《花兒朵朵》對青海衛視的市場議價能力有所拉升,“很多觀眾是通過地面渠道了解到《花兒朵朵》進一步認識青海衛視這個品牌的。”但是從青海衛視的角度看,不存在用選秀沖擊一線衛視的問題,“因為每個臺做選秀的出發點和為此付出的代價不一樣。有的臺是委托給其他公司來辦,有的是自己來辦。團隊的素質、選秀的基礎都有所不同。青海衛視越往后走,越要自己辦此類節目。同時要看到湖南衛視成長為一線衛視也是花了8年時間,并且光靠欄目顯然不夠,按規律也需要更長時間。”

    對于2012年的選秀市場,媒體人“湘人李”評論道,由中國近十年的選秀市場競爭來看,今年的選秀節目竟然能“興盛”,有些莫名其妙。除了極少數衛視可能真的是做足準備外,其他的中國式選秀是形式大于內容,象征大于實際。
    但無論如何,至少在2012年,圍繞選秀的爭議還將繼續。

聯系我們| 關于我們| 廣告招商| 招聘
綜藝報社版權所有 京ICP備09005152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2001966
虹新时时计划软件